推荐资讯

果真在我大华夏民族的吃货面前不堪一击不过片刻的功夫就被拆分殆

发布时间:2018-09-11 15:21 浏览:
“你的大招呢?”
 
    而这句话蛊雕竟然听懂了,此时的它已经被黑野猪给按在了身下,对方正准备用粗壮的獠牙照着它的脖子上来一下的时候,蛊雕就奋力的张开了自己的尖喙,凤凰磐涅一般的发出了它的
 
音波攻击。
 
    这一大招发射的是猝不及防,正贴着黑野猪的耳朵边儿嚎的,而只是这一招,就让这个在肉搏战中都不曾有半分的损伤的黑野猪,瞬间就眼球爆凸,鼻孔窜血,变成了懵逼呆滞的状态。
 
    这种基于灵魂之上的损伤,对于目标的伤害极其的强,但是对于那些它并不想伤害的族人们来说,这声攻击却对他们没有过多的影响。
 
    这也算是蛊雕的神异之处。
 
    而就是因为蛊雕的这一表现,才让坐在鹿蜀背上的顾峥,真正的考虑起了将蛊雕收留成为小弟的可能性。
 
    嗯,话说在这里又碰到了这只阴魂不散的蛊雕,难道说?这凶兽在被他赶走之后,压根就不曾离开过,反倒是一直偷偷的跟随在他身后的吗?
 
    我的魅力就这么大吗?
 
    唉,还是给它一个机会,观其今后的表现,要是还说得过去,它想跟就跟吧。
 
    在顾峥思考收小弟的步骤的时候,跟在蛊雕身后的有狰氏的战士们,可没有顾峥这般的心大。
 
    他们特别自觉的聚集在了蛊雕的身后,扔着石头的……为其策应了起来。
 
    而就在蛊雕的这一大招被放出来之后,那七位配合最默契的兄弟,仗着自己是族人之中身体最强悍的血脉者的,再一次的擎起了一块巨大的石头,趁其不备就砸了过去。
 
    “砰!”
 
    巨兽纵然再强悍,依然是血肉之躯。
 
    对于黑野猪来说,它的弱点不多,但是耳朵后边入脑的位置,却是它的致命之处。
 
    而狰家七兄弟的这块石头,十分准确的就击中了野猪的耳后,借着势大力沉的冲击,直接扎入了它那蒲扇般大小的耳朵眼中,不过瞬间的功夫,就让这个本已经被蛊雕弄的生死不知的巨
 
型猪兽的身形这么一颤,浑身僵直,不受控制的……朝着身侧翻了过去。
 
    “砰!”
 
    山崩地裂。
 
    漫天的尘土归于尘埃……
 
    之后,是一座山一般的野猪,挺尸在了众人的面前。
 
    而随着这个巨兽的倒塌,是此起彼伏的欢呼之音:“蛊雕,蛊雕!”
 
    这是有狰氏战士们,对于协助了自己部族切化敌为友的蛊雕异兽的赞扬,更是这些最淳朴的原始人的真心接纳。
 
 914 直面三巨头
 
    而此时的蛊雕并没有因为这欢呼之音而冲昏了头脑,反倒是可怜巴巴的将头转向了顾峥所在的方向,用他那双鹰隼一般的黄金瞳,装成小可爱一般的瞅着能够做主的未来主人。
 
    让看到此情此景的顾峥,头上不自觉的……就浮现出了三道黑线。
 
    “成吧,想要跟着就跟着吧,不过,只包住宿,不包伙食。”
 
    “还有,部族有战争你要积极顶上,部族有劳作,你要吃苦耐劳,能做到吗?”
 
    而听到了顾峥如是说,蛊雕也不管啥不平等条约了,那是连连点头,感激不已啊。
 
    弄得顾峥这个黄世仁,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他轻轻的咳嗽了一声,掩饰自己的尴尬,就给蛊雕派出了它加入有狰氏之后的第一个任务。
 
    “你把这野猪给分成小块吧,这么大小的就成,注意,皮要保持完整。”
 
    “还有,最后边的那辆大板车就由你负责推送吧,这座肉山是我们宝贵的战利品以及今后的食物来源。”
 
    “有了你的加入,咱们可以一点不少的都给运走了啊。”
 
    感情在这里等着呢。
 
    那些正在用自己的破石矛奋力的扎着野猪那层坚硬的如同岩石一般的毛皮的战士们,在听到了顾峥的这一声张罗了之后,就自动的将地方给让了出来,着蛊雕的表演。
 
    而这个蛊雕,果然不愧它曾称霸一方的名声,用尖锐的利爪朝着野猪的头骨处这么奋力的一使劲,就将它半个指甲长的爪尖儿插进了皮肉之中。
 
    然后,随着它龇牙咧嘴的运气,终是将这兽皮给划拉了开来,鲜红的血液汩汩而出,而那些代表着蛋白质与脂肪的最柔软的肉类,也红彤彤的展现在了大家的面前。
 
    见到于此,有狰氏的族人们眼睛都红了。
 
    这一次的欢呼声是震天的响。
 
    “肉!肉!肉!”
 
    都多长时间了,喜欢肉食的有狰氏的族人们,全是靠着吃草扛过来的。
 
    现在他们找到驻地的希望就在眼前,而抵达到适宜驻扎的驻地之后的食物也跟着被解决了,还有什么事情是比这个更加幸福的吗?
 
    趁着这欢欣鼓舞的劲头,那是蛊雕在前面切割,有狰氏的族人们在后边收获。
 
    这山一般的野猪,果真在我大华夏民族的吃货面前不堪一击,不过片刻的功夫就被拆分殆尽,变成了两大车血淋漓的血肉,随着蛊雕这么一拉,就跟着有狰氏的队伍直奔着箕尾山山麓的
 
另一侧而去。
 
    那是四方汇集的风云之地,更是传说中的最为安全和肥沃的平原所在。
 
    希望,就在前方,有狰氏的儿郎们,咱们启程啦!
 
    曾经的艰辛,仿佛在这一刻微不足道,憋足了劲儿的族人们,一转眼的功夫就消失在了箕尾山的深处。
 
    看这风平浪静的状态,怕是已经很顺利的离开了这处处充满着危机的山脉,奔向了最为光明的未来。
 
    待到这一切归于平静,萁尾山这座黑漆漆的山脉下,只剩下了一地兽潮过后所留下的尸体,昭示着这里曾经经历过的惨烈。
 
    至于在他们彻底的离开之后,出现在这里的一声尤为可惜的叹息之音……若是顾峥仍留在此地的话,怕是第一时间就会听出其中的蹊跷。
 
    这一声叹息,直接验证了曾经的有兔氏族长的所传唱的古老的歌谣。
 
    当被箕尾山所阻挡住了之后,会有青丘山的九尾狐,来收割属于它们的猎物。
 
    这声叹息,是送给那些顺利的闯关而出的勇士们,更是送给青丘山之主九尾之狐的礼物。
 
    原以为会被逼迫的原路返回的食物,就这样幸运的逃脱了。
 
    罢了,罢了,两脚兽年年岁岁朝朝皆有,也不差这一群了。
 
    压根不知道自己又一次与死神擦肩而过的顾峥,正骑在鹿蜀的背上,感叹于萁尾山另一端的壮阔的景象了。
 
    只见,山外侧是一片的辽阔平坦,疆域万里。
 
    弯弯曲曲的河流,小溪,在这一片黑的冒油的土地上蜿蜒盘旋,交织密布。
 
    如同一张温柔的大网,将这片平原齐齐的笼罩。
 
    火红的太阳当空悬挂,
 
    绚丽的候鸟,展翅高鸣,
 
    缥缈的炊烟,摇曳升起,
 
    青葱的麦田,星罗密布,
 
    而行走在这一幅瑰丽的画卷之中的人,带着各自的特色,带着繁衍的希望,就在这里编制出属于自己的人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