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并很快来到了董事长办公室门口虽然有秘书阻挡我却根本不在乎

发布时间:2018-06-29 12:35 浏览:
什么?
 
    我有些不敢置信的说道:“你让我找石中宇!”
 
    对方点了点头,从手中拿出一张纸片后说道:“你看看这个就应该明白了。”
 
    我看了看上面字皱眉道:“朱先生好大的本事,这都能知道?”
 
    朱友谅笑了笑,却没有说话!
 
    车很快到了,可我并没有让朱友谅离开,而是冷冷的盯着他说道:“朱先生,我希望你和我说一句实话!”
 
    对方皱眉道:“你要我说什么实话。”
 
    我笑着说道:“很简单,你到底是谁?而你跟随我到底有什么目的,不要再说要报仇的事情了,华尔街之狼,这种人根本不是你这样的普通人能够请来的,你的身后一定有另外的人,只是不知道那个人是谁?”
 
    朱友谅终于抬起了头,苦笑道:“你终于知道了!”
 
    我平静的说道:“之前我只是怀疑,后来我才知道,所谓的华尔街只狼是什么人?而你竟然能够请这样一个人,来我们这个名不经传的小公司来工作,如果我再不知道,我就是个傻子。”
 
    朱友谅叹了口气后说道:“我可不可以不说?”
 
    我笑了笑道:“我尊重你,所以请你尊重我!”
 
    朱友谅无奈的摇摇头道:“首先,我对你是没有任何敌意,而且我也很欣赏你,所以甘心叫你风哥。其次,这件事你现在还是不要知道为好,因为你还没有将天捅破的能力,而我现在所作所为,是为了自己报仇,但更多的却是为了你成长。”
 
    我冷冷的看着对方:“继续!”
 
    朱友谅苦笑道:“我如果现在和你说了,就等于拔苗助长,可如果你逼我。也许我唯一的选择就是离开这里。”
 
    我沉默了半天,突然抬起头说道:“就这样?”
 
    对方点点头道:“就是这样!”
 
    让朱友谅没想到的是,我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并很热真的说道:“既然如此,那你就回家休息,而我要去你让我去的地方。”
 
    朱友谅当时就有些傻眼了:“你是说,你不追究了?”
 
    我不以为意的笑道:“你对我又没有坏处,而且你可是我的第一智囊,因为一件很久以后的事情,将你给撵走了,我不是傻瓜吗?”
 
    朱友谅眼中光芒闪烁,只是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突然拍了拍他的肩头,嘿嘿一笑道:“既然朱先生这么有办法,你说能不能再找上百个如同张向阳这种人,我缺人才!”
 
    朱友谅死死瞪了我一眼道:“你还真以为华尔街之狼是大白菜呀?”
 
    我嘿嘿一笑道:“既然没有,就算了!”
 
    我表面上虽然嘻嘻哈哈的,可当朱友谅下了车之后,我的脸色越发的凝重,这个人到底是谁?我相信他不会伤害我,否则之前也不会给我想那么多的办法。
 
    可是,我不喜欢做棋子,尤其是莫名其妙的被人利用!
 
    不管朱友谅身后的人,不管是好心还是坏心,都已经将我当成一枚棋子。
 
    我的瞳孔眯缝起来,脸上露出了一抹冷笑,有人曾经说过,棋子和棋手唯一的区别就是,棋子知道自己被人利用,而棋手并不清楚,自己也是被人利用的一枚棋子。
 
    猎物和猎手有些时候的身份是可以互换的。
 
    这是个恒久不变的道理。
 
    我不再犹豫,很快开车来了南淮的中宇集团,刚到大门,门口已经有一个女子等着,并满连不忿的说道:“你这个家伙又来做什么?”
 
    我连忙离开对方三米之外,很认真的说道:“熊大小姐,能不能离我远点?每次和你在一起都没有好事。”
 
    玲珑脸色一变,指着我说道:“你敢戏弄我?”
 
    我叹了口气后说道:“我发誓,我说的是真的,真的不是戏弄。”
 
    哼!
 
    玲珑死死的盯着我,满脸怒气的说道:“等一会不许你说来这里的目的,否则我打死你。”
 
    “你这个不讲理的样子好有个性,可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对这个熊小姐,我彻底无语了。
 
    玲珑哼了一声,脸色微红的说道:“你不是和石大哥说要我当你女朋友吗?这件事绝对不可能,你死了心吧!”
 
    我差点没喷了,满脸无语的说道:“谁呀?谁说的!”
 
    熊玲珑看我一眼道:“六哥和我说的。”
 
    我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你相信他之前应该长点脑子,你这样的,我能要吗?”
 
    熊玲珑微微的思考了一下,当时就怒了:“你什么意思?”
 
    我没有理睬熊玲珑,直接进了中宇大厦,并很快来到了董事长办公室。门口虽然有秘书阻挡,我却根本不在乎,直接推开门说道:“我来了!”
 
    石中宇带着一副眼镜,正在批阅这些文件,当我推门进来之后,他放下笔看了看我之后,平静的说道:“你这样很没有礼貌。”
 
    我只是笑了笑后说道:“我承认,不过你批阅这些文件,脑袋不疼吗?”
 
    石中
    我无奈的说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我师傅还没找到,谁知道以后我们会成为朋友还是敌人?”
 
    对于我们两个人来说,兄弟是绝对不可以动手的,所以之前我叫他石大哥。那么就是代表着我们并没有真正的利害冲突。
 
    然而,当老鬼身受重伤之后,我将他的称呼改成了石先生,这就代表我们是平等的,而我随时都可能动手对付他。
 
    对于这件事来说,我们心知肚明。
 
    石中宇显然不想纠缠在这件事情上,平静的说道:“林白风,你无事不登三宝殿,说说你的目的吧!”
 
    我随意的坐在了椅子上,笑着说道:“我听说你最近收了个小弟,叫做周南天,不知道能不能给我介绍一下。”
 
    石中宇沉默了一下,点点头道:“将周南天叫来!”
 
    大约五六分钟之后,门口传来了脚步的声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