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这些动作究竟是多么的恐怖他在努力做出那些动作的时候和力量控制

发布时间:2018-11-08 13:19 浏览:
  “不出意外的话,明天就能回来了。”苏锐微微笑了笑:“到那个时候,才是好戏上演的时候。”
 
    “白忘川明天就回来?”严祝低低的重复了一句,似乎有些稍稍的吃惊。
 
    毕竟就连白家人都找不到白忘川在哪里,他这个新任老板可谓是神通广大,居然就这么把白忘川给找出来了!
 
    “白秦川和白老爷子,真的会在警察局里面呆满二十四个小时么?”严祝问道。
 
    “白秦川铁定会,但是白老爷子不好说。”苏锐回答道:“其实他只要进了警局,哪怕只有十分钟便出来,秦家需要的效果也就能够达到了。”
 
    听到苏锐这么说,严祝这才明白过来。
 
    “原来老秦家是这个意思,真是够阴险的。”严祝笑呵呵的说道。
 
    …………
 
    一个半小时之后,他们来到了伯顿酒店。
 
    “老板,老板娘已经回来了。”严祝说道:“我已经让人安排好了,您老人家现在要不要去见见她?”
 
    “周安可回来了?”
 
    听到严祝这么说,苏锐不禁有些感慨,有些时候,一个姑娘一旦坚强起来,所能够迸发出的能量足以超出你的想象。
 
    “是的,昨天回来的,你一直在苏家院子里,我就没说。”严祝说道:“从此这酒店就交给老板娘了,我也能放几天假了。”
 
    “放你假?门儿都没有。”苏锐说道:“这酒店还得你来镇着,安可她是财务出身,在管理方面还有不少欠缺的地方,而且,我也没打算让她主做管理,财务的事情交给她就行了。”
 
    “的确,财务才是命脉。”严祝故意酸溜溜的说道。
 
    “不,命脉不命脉的对我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让她做自己擅长并喜欢的事情。”苏锐沉思了一下,还是很认真的说道:“我并不想去太过改变她的生活。”
 
    严祝补刀:“然而老板娘的生活还是已经被改变了。”
 
    苏锐没好气的回喷了一句:“你丫的不插嘴能死吗?”
 
    …………
 
    等到苏锐回到伯顿酒店的时候,周安可正在办公室里熟悉她的新业务。
 
    今天的她并没有穿那身标志性的白裙,但却穿了一件白色的小西装,合理的剪裁把她的身段衬托的十分美好。
 
    头发简单的披散在脑后,但是却梳理的无比整齐,周安可坐在那里,仍旧和一朵出水芙蓉没什么两样。
 
    这是一种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气质,是深深烙印在骨子里的,和她穿什么衣服并没有太大的关系。
 
    看到苏锐进来了,周安可非常的惊喜。
 
    在惊喜之余,她又有点小小的紧张。
 
    毕竟这是她为了自己的感情主动做出的选择,事先并没有征求苏锐的意见,因此,这几天来她的心情一直是有些忐忑的。
 
    望着这个浑身都是江南水乡气息的姑娘,苏锐笑道:“怎么也没好好的歇一歇,一回来就精神抖擞的投入工作了?”
 
    “先熟悉一下情况,不能拖你的后腿呀。”周安可的笑容显得很恬静,好似静静绽放的水莲。
 
    “今天不要忙了,先熟悉熟悉工作环境,然后我们回一趟莲塘镇。”苏锐的嘴角微微翘起,轻轻的眨了一下眼睛。
 
    “回莲塘?”周安可的表情之中满是惊喜,她完全没有想到,苏锐居然会主动说出这句话来。
 
    他要陪着自己回家!
 
    周安可简直是开心极了!
 
    在这种情况下,还有什么比这个礼物更好的?
 
    离开了生活好几年的宁海,自己孤身一人来到首都,其实心里是非常忐忑的,除了苏锐是唯一的依靠之外,周安可对这里完全可以称得上是人生地不熟,此时,苏锐主动提出来要陪她回到莲塘镇,无疑相当于给周安可吃了一颗定心丸!
 
    “苏锐,谢谢你。”周安可非常认真的说道。
 
    “谢我干什么,这难道不是应该的吗?”苏锐摇头笑了笑,然后说道:“今天收拾收拾,明天下午我们一起去莲塘镇。”
 
    “嗯。”周安可轻轻的点了点头。
 
    俏脸微红,满心欢喜。
 
    至于苏锐为什么说是明天下午而不是上午,因为……在上午他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办。
 
    …………
 
    周安可的办公室可绝对不算小,接下来的半天时间里面,她在办公室里熟悉着酒店的整体资料和财务状况,而苏锐却在办公室的另外一端练习着各种各样的奇怪动作。
 
    这一下午,苏锐不知道被这些奇怪的动作搞的摔了多少次,而且每一次都摔得很重,半天爬不起来。
 
    “你这是在做什么?”周安可这样询问苏锐。
 
    后者只是咬着牙回了一句:“练功啊。”
 
    周安可实在不知道苏锐摆出这种姿势来是准备练什么功的,不过在她看来,这些动作更像是练习某种奇怪的瑜伽。
 
    然而,苏锐的身体柔韧程度绝对是能够轻松达到了瑜伽的级别,但是却几乎完全无法完成这些动作,不仅会摔跟头,甚至没到一个小时的时间,他的浑身衣物就已经被汗水打湿了。
 
    有苏锐在旁边这样练习着,周安可实在是没法看的进去资料,她的注意力全部都被苏锐吸引走了。
 
    “这么辛苦,就别练习了吧。”周安可说道。
 
    看着苏锐把自己折叠成那个样子,她简直心疼的不行。
 
    在苏锐身下的瓷砖上面,已经有了一摊水渍了,那全部都是苏锐的汗水。
 
    想要成功,从来都没有任何的捷径可以走。
 
    “呼,是要歇一会儿。”
 
    苏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不顾身上的汗水,直接瘫软在了沙发上面,
 
    周安可给苏锐端来了一杯水,后者咕嘟咕嘟的就喝光了。
 
    “再来一杯。”苏锐有气无力的说道。
 
    “非得这么折磨自己吗?”周安可带着微微责怪的语气说了一句,起身又去倒了一杯水。
 
    只有苏锐知道,他之所以会这么累,会做出这么多奇奇怪怪的姿势,完全都是在练习司徒远空所传授的那七个动作。
 
    不练不知道,一练吓一跳。
 
    苏锐在练习之后,才深深明白,这些动作究竟是多么的恐怖。他在努力做出那些动作的时候,对于身体的协调能力和力量控制能力,都起到了强烈的促进作用。
 
    苏锐现在并没有掌握这几个动作的精髓,但是他相信自己,假以时日,一定可以练成。
 
    他已经被这几个动作搞得彻底虚脱了,足足半个小时之后才从沙发里艰难的站起身来。
 
    “让严祝给我开个房间,我去洗澡。”苏锐对周安可说道。
 
    “用我的房间洗就好了。”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那么在这些“小事情”上面,周安可自然是不会有任何的忸怩的。
 
    “也行。”苏锐点头答应了。
 
    苏锐到底是认为这是自己的酒店了,多开一间房还心疼,老板心态在作祟啊。
 
    苏锐被周安可搀扶着,刚刚走出办公室,便遇到了迎面而来的严祝。
 
    看着苏锐满身汗水面色苍白的样子,严祝惊讶的不行,问道:“老板,您老人家这是怎么了?”
 
    苏锐有气无力的说道:“看不出来吗,累的。”
 
    “看出来了,看出来了。”严祝连忙答应。
 
    不过他的心里面却还在疑惑着,怎么老板累成了这个样子,老板娘却还是神采奕奕呢?难道说他的老板在那个方面不大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