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凯特握了握手然后他随即对着杨逸道我感觉叫赌神是个错么当你们这

发布时间:2018-08-01 09:05 浏览:
 当杨逸报出了凯特的房间号后,那个服务生脸色顿变,作为这个酒店的工作人员,他当然知道凯特的情况,就算并不知道其中的内幕,但也知道凯特的访客肯定不一般。
 
    服务生退后,朝服务台的女接待做了个手势,随即就再也不问了。
 
    按理说服务台至少该打个电话问问凯特是否要见访客的,但是现在这些手续全免,杨逸一个人朝着凯特的房间快步走去,而张勇却是在酒店大堂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来到了凯特所在的房间门口,杨逸站住了脚,他举起了手来,但是手在门铃前停留了好久,才终于按下了下去。
 
    门铃响了,很快,凯特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谁?”
 
    凯特的声音很警觉,杨逸低声道:“我。”
 
    门立刻打开了。
 
    凯特穿着一身运动内衣,也只有内衣,而且身上还大汗淋漓,基本上把衣服都打是了。
 
    凯特怔怔的看着杨逸,半天不动,杨逸往前一步进了门,低声道:“我来了,对不起,让你……”
 
    凯特一把就抱住了杨逸,死死的抱住。
 
    杨逸发现凯特的力气真大,他被勒的都喘不过气来了。
 
    这些天杨逸当然也得给凯特打电话,告诉她自己的计划,但是他却没有告诉凯特见面的时间就在今天。
 
    杨逸放手把房门关上,然后他同样紧紧的抱住了凯特。
 
    凯特的身上很湿,杨逸低声道:“我们……”
 
    凯特突然抬起了头,然后吻住了杨逸。
 
    良久之后,凯特终于放开了杨逸,然后她眼里含着泪,颤声道:“我好想你,我一个人好怕,我……你终于回来了。”
 
    杨逸有些惊愕凯特的刚才的举动,因为他不是凯特的男朋友,凯特也不是他的女朋友,虽然知道凯特肯定会很激动,但这个吻来的有些太突然了。
 
    凯特看着满脸通红的杨逸,同样脸色通红的凯特低声道:“对不起,情不自禁,不过这是我的初吻。”
 
    “我也是啊……”
 
    杨逸鬼使神差的再大力搂了搂凯特后,低声道:“三年了,我知道你这三年来肯定很难过,现在,一切都结束了。”
 
    凯特一脸动情的道:“至少我不危险,你在监狱里是不是非常危险?”
 
    杨逸呼了口气,道:“还好,还好,其实也没什么危险的,我后来在监狱混得很开你知道吗?你呢,你在这里都做些什么?”
 
    凯特低声道:“锻炼,化妆,到处乱走什么的,其实也不是很无聊。”
 
    杨逸看了看房间里的陈设,发现里面多了很多自体重锻炼的东西,还多了一个沙袋,于是他忍不住道:“现在都晚上了,你还在锻炼吗?”
 
    凯特低声道:“这几天感觉更加的难熬了,每天都睡不着,所以就多练一会儿,累了也就能睡着了,我刚刚结束今天的训练,正要打算洗澡呢。”
 
    凯特的头发挺长,梳成了一个简单的马尾辫在脑后,她的脸红扑扑的,而且她身上的汗水味也完全不会令人反感。
 
    杨逸忍不住把凯特额头上一缕散乱的头发往后捋了捋,轻声道:“现在,我们有了同伴,你马上就能见到他们了,他们都很厉害的,毁灭者很快就会完蛋,我们再也不必过这种生活了,凯特,你自由了。”
 
    凯特的嘴咧了咧,然后她对着杨逸道:“有的时候,我会觉得好孤独,我真的很想你,我在想,你在监狱里会是什么样子呢。”
 
    杨逸笑了笑,道:“其实比你想的好,我在监狱里很风光的……”
 
    就在这时,杨逸的耳朵里突然响起了萧苒的声音。
 
    “既然你还记得自己有同伴,那么你也应该明白现在不是谈情说爱的时候吧,麻烦你现在做正经事!谢谢!”
 
    杨逸真的忘了他耳朵里还有个收发一体的耳机,也忘了他在这里说什么都会被其他人听到。
 
    萧苒也当然能够听到,重点是萧苒也能听到。
 
    杨逸还来不及细想什么,他就是觉得萧苒的声音非常冷,非常的冷!
 
    而萧苒在冷冷的提醒了杨逸该办的是正事之后,随即用隐含怒火的声音道:“肉麻死我了!”
 
    “抱歉……”
 
    杨逸非常不好意思的说了声抱歉,凯特却是一脸疑惑的道:“什么?”
 
    摆了摆手,杨逸轻声道:“没什么,不是在和你说,好了凯特,我们需要把毁灭者的人引出来做些事,不能再耽搁了,赶快穿上衣服,我们得走了。”
 
    凯特看了看浴室,道:“我已经把要带走的东西打好了包,就那个红色的袋子,我洗个澡换身衣服,耽误两分钟时间行吗?”
 
    杨逸微一思索,点头道:“可以。”
 
    凯特进了浴室,杨逸在他本来挺熟悉的房间坐了下来,然后他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心跳的厉害。
 
    过了一会儿,凯特在浴室里道:“杨逸,把我的衣服拿过来好吗,床上放着的那一套就好。”
 
 第二百九十二章 收队
 
    杨逸抱起了凯特放成了一堆的衣服,就要给凯特送到浴室去,在凯特养伤还不能去医院的时候,他什么事都替凯特做过了,当然不会再在乎这些小小的男女之防。
 
    杨逸觉得一切都很正常,他根本没有多想。
 
    但是,杨逸犯了个大错,他没有听到一声类似玻璃碎裂的声响。
 
    凯特洗了澡,换了衣服,然后她再出来的时候,用非常坚定的目光看着杨逸道:“我们走吧!”
 
    杨逸把袋子递给了凯特,现在可不是体现绅士风度的时候,在有可能被人袭击的时候,还是空出来两只手比较好。
 
    打开了房门,杨逸往前走了一步,但是他凯特没有跟上,他回头看了一眼,却见凯特正在回头打量她住了三年的房间。
 
    仔细的看过了自己住过三年的房间后,凯特扭过了头,在杨逸身边擦身而过的时候低声道:“走吧。”
 
    杨逸关上了房门,走在了凯特身前,两人来到了大堂,坐在沙发上的张勇站了起来,似笑非笑的看着杨逸。
 
    酒店的服务员看起来非常的惊讶,凯特朝着那服务台的接待笑了笑,低声道:“谢谢,再见。”
 
    张勇已经去按了电梯,杨逸和凯特进了电梯,在电梯下行的时候,杨逸指着张勇低声道:“赌神。”
 
    凯特朝张勇伸出了手,微笑道:“你好,赌神。”
 
    张勇和凯特握了握手,然后他随即对着杨逸道:“我感觉叫赌神是个错误的决定,不知道为什么,当你们这样叫我的时候,总感觉是在讽刺我。”
 
    杨逸笑了笑,道:“只是一个代号而已。”
 
    张勇摇了摇头,道:“以后还得改,没有相应实力的绰号,叫起来感觉不舒服。”
 
    电梯停下,张勇低声道:“海神要出来了,大家小心,完毕。”
 
    凯特看了看杨逸,她伸手握住了放在衣服里的手枪。
 
    杨逸轻轻的摇了摇头,道:“不用。”
 
    凯特又把手抽了出来。
 
相关阅读